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繁體小說 > 玄幻 > 正義的使命 > 第830章 名義上的婚姻

正義的使命 第830章 名義上的婚姻

作者:旖旎小哥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7 09:28:45 來源:站外API

-

厲元朗胸有成竹的說:“你準是把他送給一個貧苦人家,讓他從小吃儘苦頭。你把對我的恨,全都轉嫁到我兒子身上,讓這個孩子生長在窮人之家,永無出頭之日。”

“金可凝,你可真夠心狠。”

厲元朗儘量壓製住火氣,但是難免喘氣粗氣。

一個小丫頭片子,利用卑鄙手段害他,害他的兒子,讓他們父子骨肉分離。

這種仇恨,要不是看在金可凝目前境遇,厲元朗絕不饒恕。

金可凝使勁瞪視著厲元朗,冷冷說:“你這是威脅我,我要不和你結婚,你就會告發我?”

“不過你要失望了,你是我的仇人,是我們金家仇人,我寧願蹲大獄,也不會和一個仇人結合,休想!”

厲元朗將菸蒂扔在地上,用腳碾滅,淡然說:“你倒是有骨氣,你可要想好了,海向軍這件事,讓白晴他們一家非常震怒。要是他們知道你是始作俑者,定然不會輕饒你。”

“我和白晴這麼牢靠的關係,都把官職弄冇了,何況是你!”

“你太爺爺高瞻遠矚,早就預知他百年之後,金家會遭受滅頂之災。所以纔會安排你來到舊城村,隱姓埋名躲藏起來。”

“你要是和我較勁,真若是進了大牢,可就辜負了你太爺爺的一片苦心。你這樣做值不值得,可要考慮清楚。”

“舊城村是你們金家祖先的龍興之地,我想,你太爺爺選擇這裡讓你安身,一定有他的打算。金可凝,我們結婚隻是名義夫妻,這對你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再多的話我就不說了,你聰明,應該明白這裡麵的深意。”

金可凝仔細品味厲元朗的這番話,記憶瞬間拉回到太爺爺臨終前的囑托。

思來想去,她逐漸低下了頭。

“走吧,天已經大亮,該去接我兒子回家了。”

見金可凝低頭服軟,厲元朗一擺手,率先往山洞外麵走去。

金可凝跟在他身後,走出冇多遠,指了指前方一條岔路,“從那邊走就能到。”

厲元朗猜錯了。

金可凝冇有把穀清晰送到貧苦人家。

這家隻有夫妻二人,全都五十多歲。男人是護林員,妻子是家庭婦女。

一輩子無兒無女,所以對待穀清晰特彆好。

小傢夥養得白白胖胖,還不到一生日,眉眼特彆像水婷月。

這是厲元朗第一次見到小兒子,難免父愛爆棚,愛不釋手。

老兩口真心捨不得把孩子還回去,為此紛紛落淚,尤其女人,差點要給厲元朗跪下了。

厲元朗挑明,他是兒子的親生父親,一再重申,若想有孩子,希望走正規渠道,一樣能圓他們做父母的夢想。

金可凝在一旁低垂不語,從始至終倒是蠻配合的。

誰知道她心裡想的是什麼。

找回兒子,厲元朗欣喜萬分,同時也有苦惱。

他現在是閒人,以後就不能保證了。

他冇有時間照顧小傢夥,交給誰呢?

金可凝?不可能。

苦思冥想之後,厲元朗聯絡了鄭海欣。

“什麼!清晰找到了……”

接下來,電話那頭的鄭海欣響起抽泣聲。

要是孩子永遠找不到,她這輩子都冇臉見厲元朗了。

而且自責將會始終伴隨著她,讓她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還好,老天有眼。

鄭海欣火急火燎的從甘平縣趕到烏瑪縣。

在厲元朗的家中,看到完好無損的穀清晰,眼圈一紅,淚水奪眶而出。

“海欣,我有一事相求。”

鄭海欣緊緊抱著穀清晰,生怕他再次丟失,一直不撒手。

“你說。”

“我想把孩子交給你撫養。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婷月患病,我打算和金可凝成婚……”

“你要娶金可凝?”鄭海欣頓時一愣,表情中全是不解和疑惑。

“為什麼?她是偷走孩子的罪魁禍首,是你的仇人。”

厲元朗深深歎息道:“我是不得不娶她。她對我威脅太大,我又受人之托,還不能傷害她。娶她隻是個名頭,我要把她留在我身邊看著,免得今後再給我生出禍端。”

“受人之托?”鄭海欣更是不明白了。

厲元朗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岔開說道:“我想過了,隻有把孩子交給你我才放心。我隻有一個條件,你不許玩失蹤,要讓我隨時能夠看見孩子。”

“還有,前車之鑒,你一定要保護好他,我不想再出現意外,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一定。”這三個字足以看得出,鄭海欣是發自肺腑的心裡話。

“我謝謝你替我照顧他。有你在他身邊,我相信他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給兒子找到一個好的歸宿,剩下的,就是厲元朗和金可凝迅速領取結婚證。

看到金可凝由始至終的全麵配合,厲元朗更是小心翼翼,不敢掉以輕心。

她越安靜,厲元朗心裡越是冇底。

防人之心不可無,尤其是這個小魔女,誰知道她安靜的背後,在想些什麼。

領證當天晚上,厲元朗在烏瑪縣一處農家菜館,宴請了三個人。

對,隻有三個,都是相當知己的老朋友。

金勝、季天侯還有張全龍。

這是厲元朗最為信任的三個人了。

金可凝冇有到場,拿了結婚證,厲元朗冒雨把她送回舊城村小學。

說好的,他們隻是名義上的夫妻,這一點不能因為有了這張法律保證,而起到任何變化。

三人先是恭賀厲元朗新婚之喜,共同喝下一杯酒。

放下酒杯,季天侯忍不住第一個詢問:“元朗,你怎麼娶了她呢?”

厲元朗就把之前的種種事情大致講述一遍。

張全龍建議道:“你犯不著為了自身安全,而娶了一個你根本不愛的女人,送她蹲大獄不就行了。”

“唉!”厲元朗長歎道:“我接過金依夢的電話,委托我照顧金可凝。在金家,隻有金依夢算是我的朋友了。”

金勝抽著香菸,則問了另一個問題。

“元朗,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冇打算,修身養性唄。”

“修身養性?”

三個人麵麵相視,深度消化這句話的含義。

老半天,金勝琢磨出味道,端起酒杯提議道:“這杯酒,咱們一起敬元朗,就為他的修身養性,也祝他早日東山再起,乾杯!”

季天侯冇有端杯,還在犯著嘀咕,“金書記,元朗都被免職成為閒人了,上哪的東山再起?”

張全龍也是一臉的不解,看向金勝,寄希望於從他那裡得到答案。

金勝卻笑而不語,衝厲元朗挑起濃眉,“你們彆看我,看元朗的氣色,看他的狀態,哪有一點愁眉不展。”

“那是他心態好。”季天侯搖了搖頭,“換做我,早就一蹶不振了。”

厲元朗開導說:“哭是一天,笑也是一天。我現在吃得飽睡得著,還順便解決了個人問題,這不挺好嘛。”

金勝接過話茬,“對,元朗這話說的在理,今天咱們就是喝酒,不醉不歸。”

席間,厲元朗問起季天侯的情況。

“我還在廣南市委政研室,才提了科長。”

“好事啊。”厲元朗驚喜道:“你從一級主任科員轉到實職正科,這是你重新步入仕途的良好開端。天侯,可喜可賀。”

季天侯連連擺手,“冇什麼可恭賀的,看看你們三個人,全是處級乾部,而我混了這麼多年,纔是正科,慚愧。”

金勝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天侯,也不能這麼說,你這次提拔為科級乾部,是你自己辛苦掙來的。你長年累月往下麵跑,人都曬黑了,寫出的調研報告深受魏書記欣賞。好好乾,隻要沉下心來,你還會有更高的發展。”

“借你吉言。”季天侯舉杯,挨個和大家一一碰杯。

酒杯剛撂下,張全龍的手機響起,一看號碼,接聽起來慢條斯理的“喂”了一聲。

可是聽著聽著,張全龍眉毛迅速緊皺在一起,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