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繁體小說 > 玄幻 > 正義的使命 > 第684章 有了定論

正義的使命 第684章 有了定論

作者:旖旎小哥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7 09:28:45 來源:站外API

-

是未知號碼,厲元朗當即知曉,準是白晴的電話。

他不敢怠慢,當即接聽。

“你在電視機跟前嗎?”不等厲元朗說話,白晴直截了當的提起問題。

厲元朗掃了一眼書房,看見電視機,趕忙找到遙控器隨手打開。

“你看吧,看完你就明白了。”白晴說罷,急匆匆掛斷。

時間正好是晚七點整,電視裡正在播放的是新聞節目。

隻聽到女主持人鏗鏘有力的聲音:“元宵節前夕,某某某代表黨和國家再次看望一些在京的老同誌,向他們轉達了黨和人民對老同誌們的親切問候和良好祝願。”

畫麵一轉,是第一位正在和金老爺子說話的場景。

畫外音是男主持人充滿磁性的聲音。

“某某某向老同誌們介紹了目前國內經濟發展情況,並且詳細闡述了當前遇到的新問題。”

“老同誌們紛紛表示,堅決擁護和支援以某某某為核心的集體決策,對於某些披著民企外衣,卻做著傷害國家和人民的事情,堅決予以打擊。”

接下來的畫麵中,除了金老爺子,還有王鬆的爺爺王老蔫等人。

更為驚奇的是,陪同人員中,穀政川也在其中,雖然坐在角落裡,但是僅僅一個鏡頭,足以說明一切。

緊接著,這條新聞結束,又播放了公民日報發表的評論員文章,題目是:任性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

文章指出,國內某些知名企業家,藉助改革春風大獲紅利。可他們冇有將紅利回饋國家,回饋社會,而是將手伸向金融領域,妄圖以此控製住國家經濟命脈,為人為己謀取私利。

這一部分人,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到底在想什麼!

是要把我們國家奮鬥了幾十年的豐碩成果搜刮乾淨,是要讓十幾億人民再回到貧窮落後,處處受人捱打的時代嗎?

他們的背後到底有什麼?是誰在支援他們?這是一個值得發人深省的問題……

短短十來分鐘的新聞,讓在場的厲元朗,還有水慶章夫婦瞠目結舌,倍感意外!

高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快速、果斷的出手了。

想一想,厲元朗離開京城到現在,不過數個小時,就發生瞭如此大的事情,任誰都不會想到。

厲元朗傻了,水慶章擰著濃眉,穀紅岩雙眼呆滯,整個書房立刻處於一片寧靜之中。

好長一陣,厲元朗喃喃自語道:“太快了,真是雷霆萬鈞,一刻冇耽擱。”

“是啊。”水慶章忍不住摸出菸鬥,顧不得禁菸令,啪嗒一聲點燃後,接連吸了幾大口。

穀紅岩也不管老公抽菸了,摁著扶手站起身,這一次她抓起話機,冇人阻攔她了。

隻是她播完號碼,氣鼓鼓的嘟囔道:“怎麼搞的,大哥手機正在通話中。”

“撥家裡的座機試一試。”水慶章提醒道。

結果和手機一樣,座機傳來的是占線忙音。

厲元朗乾脆也掏出芙蓉王,陪著老丈人一起噴雲吐霧。

直到這時候,縈繞在翁婿二人心頭上的陰雲徹底消散。

穀政川能夠陪同第一位慰問老同誌,已經表明,此次穀家危機的完全結束。

穀家冇事,水慶章不用擔心,厲元朗也放鬆下來。

但是他有一事不明,當場問向水慶章,“爸,您說高層為何這麼急?”

顯然,水慶章同樣倍感意外。

他思緒良久,緩緩說道:“應該是他們正在等待時機,一個可以破局的絕佳機會。估計你大舅是促成此事的關鍵因素,是一把開鎖的金鑰匙。”

“老同誌們發聲,讓高層有了底氣,有了應對一切的信心。這些老同誌,都是身經大風大浪的人物,雖然退下來多年,不問世事。但事關黨和國家命運前途的大事,他們就是我們的堅強後盾。說實話,有他們在,我們就有希望,就有戰勝一切困難和艱險的決心。”

臨了,水慶章感慨道:“這些老同誌,真正是我們國家的寶貴財富。隻可惜,他們年歲越來越大,人,也越來越少了。”

厲元朗豈不明白,穀政川絕對是此次事件中的受益者,他能陪同慰問老同誌,在鏡頭中露麵,就是對他最大的獎勵和肯定。

至於中間發生了什麼,大家不得而知。

好在有個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穀紅岩,守著話機一遍遍撥打起來,大有不打通電話,她今晚就不睡覺的意味。

很奇怪,平時一打就通的穀政川手機還有老宅座機,今晚就跟上了鎖似的,怎麼打就是不通。

本來想打阿才的手機,一翻找,根本冇有他的號碼。

乾脆,穀紅岩直接撥打了二哥穀政綱的電話,問一問他。

“二哥,你看新聞了嗎?”為了能讓彆人都聽到,穀紅岩開了擴音。

那頭的穀政綱很是鎮定的說:“看到了。”

“到底什麼情況?大哥家的手機一直占線,全都不通。”

穀政綱迴應道:“我也一樣,到現在都冇跟大哥聯絡上。紅岩,你不用問了,就從大哥手機始終忙的情況來看,大哥複出在即,討喜的電話指定打個不停,他今晚消停不著。”

原來是這樣。

穀紅岩稍稍鬆了一口氣,但是不能從穀政川口中得到印證,她總感覺不放心。

厲元朗抽完煙,掐滅菸頭,起身向嶽父嶽母道了晚安。

他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腰痠背痛,還有一個最為關鍵的事情,他需要儘快去做。

他有了女兒,這件事必須要向妻子坦白。

和吳紅麗不同,他那時候和韓茵在一起,還冇跟水婷月結婚,況且,是在他不情願的情況下發生的意外。

厲元朗相信,水婷月能夠原諒他。

說了,總比不說好。

等厲元朗來到老婆的房間,水婷月卻已安然入睡。

看她睡得香甜,厲元朗怎好打攪她的好夢。

站在床邊看了看,躡手躡腳離開,輕輕把門帶上。

又去嬰兒房看了看兒子。自從水婷月懷孕之後,穀雨一直在保姆的睡房裡,由保姆照看。

陪兒子玩了一會兒,厲元朗這才拖著疲倦身軀回到客房,洗了個熱水澡,緩解了疲勞,躺在床上拿起手機。

微信上,韓茵已經給他發來資訊,媛媛一切安好,正處於恢複期。

厲元朗在上麵打了好幾個字,總覺得不滿意,刪掉重寫,又不滿意。來來回回好幾次,最終留下一句話:“我已安全到家,等女兒身體好了,發幾張照片過來。”

一看時間,才八點多。乾脆撥打了金勝的號碼。

“元朗,你現在哪裡?”這個時間點,距離金勝睡覺還早,感覺他能量滿滿,精神頭倍足。

“我在允陽,昨天就從鏡雲市回來,之後又去了一趟京城。眾籌融資的事情我已經搞清楚,隻是這裡麵涉及到穀闖,就是婷月大舅家的表哥。”

“這家公司裡麵的股東,全是南陵省有頭有臉家的公子、少爺,他們拿錢放高利貸,牟取暴利,個個都是吸血鬼。”

“隻是我還冇有進一步研究,因為穀闖出事情,婷月大舅受到牽連,停職在家,我還無法和他探討解決辦法。”

金勝則說:“我剛纔看了新聞,穀書記在新聞裡亮相,這是個好兆頭,估摸儘快就會恢複工作。”

“元朗,穀家脫難,你一定出了很大的力。我冇有給你打電話,擔心影響到你辦正事。”

話鋒一轉,金勝又說:“縣裡一切穩定,我們研究的人選正在進入公示期,再有幾天就會走向新的崗位。”

“另外,市裡給我們送來十名大學生,我想把他們補充道鄉鎮一線去,最好深入村屯,你認為怎麼樣?”

厲元朗忙說:“這十個人是我當初管石市長要的,我就是這個想法,真冇想到,咱哥倆想到一塊兒去了。”

“好,事情就這麼定了。”金勝說完,卻提出一個非常震驚的話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