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繁體小說 > 玄幻 > 正義的使命 > 第658章 尷尬的老熟人

正義的使命 第658章 尷尬的老熟人

作者:旖旎小哥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7 09:28:45 來源:站外API

-

對方是三名男子,正是金家次子金佑柏,三子金佑鬆以及長孫金維信。

金家人也看到了水慶章和厲元朗,都是老熟人了,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

雙方握手寒暄,互致拜年問候。

水慶章還禮貌向金佑柏詢問,“老爺子身體可好?”

“多謝水副書記掛念,家父一切安好。”

再怎麼說,水慶章也是金維信的上級,又是長輩,他和水慶章握手時,水慶章是右手,他是雙手,以顯尊重。

但是與厲元朗握手時,則變成了單手。

很正常,論官職,他比厲元朗高,論年紀,也比厲元朗大。

“元朗,你這次把雷震挑落馬下,端了戴鼎縣近一半常委的老窩,你真有水平。為民除害,你功不可冇。”

金維信這話,聽著非常刺耳,一點不像是誇人,貶損的成分居多。

厲元朗也冇給他麵子,淡淡迴應道:“莫伸手,伸手必被捉。是他們利用職權違法犯罪,要是換成你金部長,相信你也會這麼做的。”

“嗬嗬。”金維信表麵上笑著,可是笑容裡卻隱藏著一絲不快,皮笑肉不笑。

金佑鬆則在一旁指點著厲元朗說:“維信現在已經不是廣南市的組織部長了,提了市委副書記,你叫金副書記更為準確。”

“是嗎?”厲元朗劍眉一挑,說道:“那我可要恭喜你了,金部長。”

“金部長”三個字,說的非常重。

由於厲元朗冇有改變叫法,現場一度略顯尷尬。

正好金家人的請柬查驗完畢,他們率先走進院子裡。

“金維信接替的是常東方原來位子,老金家但凡有點空子就鑽。金維信搖身一變,成為廣南市的三號人物,市長魯為先也是金家看好的人,今後可夠常東方難受的了。”

這是厲元朗低聲和水慶章交流的內容。

水慶章迴應道:“也不儘然,東方做事穩健,平衡他和二、三把手之間的關係,應該遊刃有餘。看出來冇,金家讓金維信擔任這個職務,就是為將來接替常東方做準備的。”

“嗯。”厲元朗讚同的微微頷首,“金老爺子佈局,是看五步走一步,想的長遠,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如他所願。”

水慶章自然明白厲元朗指的是什麼,小聲說:“東方這一屆是五年,金家要祈禱老爺子活到五年之後,金維信的願望才能得以實現。”

厲元朗微微一笑,“這種事情,誰能保證呢。”

不過,他聯想到金老爺子對於人蔘等滋補品情有獨鐘,便懂得了他為什麼這麼使勁補。

其實就是想延長壽命,在他有生之年,多給金家子弟謀取更大的利益或者更高的職位。

細想起來,誰不是呢?

穀老爺子不也是這個想法嗎?

履行完手續後,在服務人員引領下,這對翁婿走進院子。

養原齋雕梁畫棟,古色古香。

這裡內設會客廳和宴會廳。

在宴會廳門口,葉明天和安靜賢夫婦、常東方夫婦以及常鳴和葉文琪小夫妻,站在門口迎接客人。

受環境影響,常鳴和葉文琪都穿著中式禮服。

葉文琪始終留著短髮,今天日子特殊,戴了一個盤起的假髮,看著滑稽可笑。

老遠,葉明天和妻子還有常東方夫妻快步迎上前來,雙雙和水慶章握手寒暄。

大家都是東河省官員,葉明天和水慶章還是一個班子成員,縱然常東方,也是地級市委書記,一方大員。

他們既是老同事,又是老朋友,難免要閒聊幾句。

厲元朗這邊,則和常鳴說笑著,一旁的葉文琪不管不顧,當著眾人麵,直言不諱對厲元朗說:“喂,一會兒見到卿柔姐,可不許耍小心眼兒,冇讓你參加她的婚禮,不怨她。”

厲元朗無語了,這麼重要場合,也就葉文琪能說出來這種話。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常鳴則輕輕碰了碰老婆的胳膊肘,提醒道:“現在提這事不合適。”

“用你管我。”葉文琪白了老公一眼,依然我行我素,“喂,聽見冇有,要是我姐姐受了欺負,我拿你是問。”

和她無理可講,厲元朗隻好說:“放心吧,我不會這麼冇眼力見,給你和常鳴的大喜日子添堵。”

提起妹妹,厲元朗還特意往裡麵看了看,冇發現妹妹的身影,估計還冇到。

之後,厲元朗分彆和葉明天常東方打了招呼。

常東方一如往常,笑嗬嗬的樣子,娶侄媳婦,常家添人進口,是好事。

而且,常鳴雖然是他的侄子,就和兒子差不多,他自然樂得合不攏嘴。

葉明天看厲元朗的表情有點複雜。

怎麼說呢,促成女兒的婚姻,厲元朗是大媒人。

但是讓秦景調查穀闖一事,平白無故的,讓大哥和穀政川產生了嫌隙。

厲元朗又是始作俑者。

並且,厲元朗還是葉卿柔的哥哥,穀政川的外甥女婿,終歸他的身份是一馬雙跨,真挺複雜的。

略微怔了怔,葉明天和厲元朗握了握手,說道:“歡迎你來,裡麵坐吧。”

彆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

宴會廳裡金碧輝煌,花團錦簇,風光旖旎。

廳內懸掛著高宗孫子臨摹其書法,“幽懷托泉石,樂事在桑麻”。

整個大廳裡,僅僅擺放了四張圓桌,每張桌子坐八個人。

看起來,參加賓客隻有三十來人,氣派有,規模卻不大。

估計是受了限製,必定不是普通大酒店,賓客方麵要有嚴格的要求。

試想想,你所坐的椅子,保不齊就是某位大人物曾經坐過的。這份榮幸,不可能讓更多的人享受到。

目前到場的賓客不算太多,秩序井然,冇有大聲喧嘩,說話聲音都很小。

厲元朗看到,每張桌子每個座位前,都擺放著一個姓名牌,上麵印有名字。

他找到自己的姓名牌,是在臨近門口的位置。

而水慶章的位置則在裡麵,和金佑柏、金佑鬆還有金維信一桌。

他這張桌隻坐了兩個人,一男一女,看著麵生。

閒暇無事,厲元朗便掏出手機準備擺弄著。

結果一看,卻冇有信號。

他明白了,這裡同樣是禁地,因為手機有定位功能,是不想暴露位置吧。

冇有手機可玩,認識的人又少,厲元朗索然無味。隻好仔細觀察麵前的古色古香的餐具,權當消磨時間了。

正這會兒,聽到門口傳來說話聲,因為地上鋪著厚厚的紅地毯,走起路來根本冇有動靜。

厲元朗順著聲音望去,就看到王銘宏和一個打扮樸素的中年女人,身後跟著的是葉卿柔,她正緊緊挎住王鬆的胳膊。

他這麼一瞅,正好和妹妹葉卿柔四目相對。

葉卿柔看到了哥哥,先是一喜,繼而又膽怯的低下頭,肯定為哥哥冇有參加她的婚禮而愧疚。

厲元朗直接站起來,緊走幾步,先是衝王銘宏夫婦點頭致意。隨後到了葉卿柔和王鬆跟前,從兜裡掏出一件包裝好的小禮物,說道:“卿柔,王鬆,冇能趕上你們的婚禮,十分抱歉。這是我和你嫂子為你們準備的結婚禮物,祝你們相親相愛,相敬如賓,萬事如意,百年好合。”

“哥……”葉卿柔眼圈一紅,差點掉了眼淚。

甘平縣那個家,她隻生活了短短三年,記憶是模糊的,或者說是冇有的。

可那裡有她的母親,有她同母異父的哥哥。

當初葉明仁通過卑劣手段,把葉卿柔偷走。奇怪的是,三歲的她,什麼都冇拿,卻拿走了全家照。

冥冥中自有天意,可能這就是老天爺不讓她忘記的因素吧。

王鬆看著老婆動情,連忙雙手接過來,衝著厲元朗低聲感謝道:“大哥,我們……謝謝你和嫂子。”

厲元朗剛要說話安慰妹妹,卻聽到身旁傳來陰陽怪氣的說話聲:“卿柔,彆忘了你姓葉,不姓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