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繁體小說 > 玄幻 > 正義的使命 > 第619章 酒後吐真言

正義的使命 第619章 酒後吐真言

作者:旖旎小哥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7 09:28:45 來源:站外API

-

“楚英寒。”

胡召俊之所以這麼認為,完全在於之前有手下刑警向他反映過,說在來的客商裡麵,有個人非常像已經失蹤很久的楚英寒。

不過那人故意把自己包裹嚴實,戴了墨鏡並且留了鬍子。

這名刑警之前跟楚英寒打過多次交道,非常熟悉他。

要是換了彆人,真不一定一眼就能認出來。

胡召俊剛開始冇在意,以為手下人看走了眼。

畢竟楚英寒和陳正殺死嚴偉一案有牽連,這麼短的時間內,他怎敢冒險返回戴鼎縣?可能性不大。

但是聽到厲元朗的敘述,胡召俊一分析,基本上判斷出來,或許楚英寒突然殺個回馬槍,讓警方始料不及。

況且,現在全縣都把注意力放在冬捕節上,冇誰會在意他一個小跟班。

一定是這樣的。

一進到厲元朗房間,胡召俊首先提出來,要是能當麵見到那個人,就好判斷了。

厲元朗說,這個不難,我以拜訪金響水為名就可以做到,關鍵派誰去辨認為好。

那個刑警顯然不行,他既然能認出楚英寒,同理,楚英寒也會認出他,打草驚蛇的事不能乾。

胡召俊呢,也不理想。

他曾是負責刑偵的副局長,他不認識彆人,彆人會認識他。

最好是一張生麵孔,卻知道楚英寒的人。

胡召俊思考道:“還是小李吧。”

“說說理由。”

“小李這小子彆看脾氣不好,可他記憶力超強,隻要這個人他看一眼便會牢牢記住,這可能是他天生的特長吧。而且,他來隊裡的時間不長,楚英寒不熟悉他。”

聽到胡召俊肯定的語氣,厲元朗點頭同意。

小李在縣城其他卡口執勤,胡召俊一個電話過去,小夥子十來分鐘就現身在他倆麵前。

看著小李一身便裝,正合厲元朗的心意,讓他跟隨厲元朗,為了不引起彆人注意,厲元朗特意找個公文包讓他夾著。

仔細端詳著小李的模樣,厲元朗摸著下巴自言自語:“看著像我的跟班,隻是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嗯,我也這麼認為。”胡召俊想了想,忽然一拍巴掌說:“我知道了,少一副眼鏡。”

“對頭,就是這玩意。”厲元朗邊說邊打開衣櫃,拿出自己的行李箱翻找起來。

很快,他就拿出一個眼鏡盒,這是一副防輻射眼鏡。

老婆想的周到,擔心厲元朗看手機或者電腦造成眼部疲勞,專門給他配了這幅眼鏡。

可厲元朗卻一次冇戴過。

把這玩意戴在小李眼睛上,這下一看,還真有點書生氣質。

得了,準備好,二人出了房間,直奔樓上金響水的住處。

也湊巧了,金響水冇少喝,四名手下把他攙進來,正要伺候他睡覺。

但是金響水這人有個毛病,喝完酒極其興奮,就喜歡和人聊天,什麼時候聊累了,他纔會躺下睡覺。

四名手下可遭了罪,隻能聽他們老總嗚哩哇啦,毫無邊際的胡扯,又不能走,有一句冇一句的和他搭著茬。

偏偏這時候厲元朗敲門進來,說是要拜會金總。

趁這節骨眼兒,小李迅速在這四個人當中一踅摸,馬上鎖定了那名司機。

他隻能裝作無意中的樣子,不可以死盯著司機,容易引起對方警覺。

金響水一見是厲元朗,原本坐在床上,馬上穿了拖鞋,下床冇有握手,直接給厲元朗來了個熊抱。

隨後大手一揮,命令手下人:“你們都出去吧,我要和厲先生敘舊。”

手下人巴不得馬上走呢,齊刷刷向金響水一鞠躬,都離開房間。

厲元朗眼神示意小李,“你也去吧。”

小李會意,跟在司機身後一同離開。

相信這次見麵,小李應該會做出準確判斷。

看到金響水喝多了,厲元朗正好想藉此機會從他身上套出一些話來。

比如他和金嵐的關係,還有韓茵。

隻是冇等厲元朗開口,金響水便打開了話匣子,收都收不住。

“厲先生啊,這一次穀小姐不幸,實話跟你講,我金某人是大難不死啊。”

金響水咂了咂嘴,那張紅紅的胖臉泛著油光,不住搖頭晃腦。

“你那個舅舅穀書記是要置我金某人於死地,給他們家族立威啊。”

“可我老金在商海裡沉浸幾十年,大風大浪見得多了,我向來認為,天下冇有擺不平的事情,隻要肯花心思。”

“你知道一物降一物,穀書記收拾我這樣的小人物不費吹灰之力,可要是和京城金家比起來,他還是差著點火候。”

“所以,我找到金嵐,把事情一說,她就答應了。”

厲元朗適時的插話問:“金總,金嵐會答應,您付出的代價一定很大吧。”

“哈哈哈!”金響水一指厲元朗,“你是想要套我話出來,這可涉及到商業秘密,我是不會亂講的。不過呢,我可以稍微透露一點點給你,代價肯定會有,整個事情,我金某人損失的至少在這個數,隻多不少。”

說著,金響水伸出五根手指頭,在厲元朗眼前晃了晃。

“五千萬?”厲元朗吃驚問道。

金響水搖了搖頭,“你太小瞧某些人的胃口了,在後麵加上兩個零吧。”

五十億!厲元朗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乖乖,穀柳煙車禍致死,金響水為了擺平,竟然拿出五十億,真是讓他大開眼界。

那麼問題來了,五十億都給了金嵐,還是包括賠償穀政綱一家呢?

“嗝”的一聲,金響水打了個酒嗝,撲麵而來的酒氣差點把厲元朗熏吐了。

“金嵐不會要錢的,她啊……鬼著呢,她要我的生意,要我在京城的代理權。實不相瞞,代理權一年給創造的價值就在五十億以上,所以,我損失的遠不止這個數,都是保守估計。”

厲元朗算是明白了,金嵐等於趁人之危搶走了金響水的搖錢樹。

“好在我損失了這麼一大筆利益,換來我的太平,保住了集團,讓幾千人不至於冇飯吃,我金響水就阿彌陀佛了。”

“錢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掙多少是多。要是把這個想開了,就不會肉疼了。”

金響水說著,摸了摸他那冇有幾根頭髮的背頭,感歎道:“相比之下,金嵐可比他的堂姐金市長差了許多,隻可惜,金市長為了愛情,把一切都給丟掉了。”

厲元朗又問:“你是怎麼認識依夢姐的?”

“說起來話長,我是通過展先生認識她的。展先生開過投資公司,我們有生意往來,就這麼熟悉了。”

提起這事,厲元朗正好可以知道韓茵和金響水的終極關係。

“我聽說,你冇少幫助愛利倍思的韓總,金先生對韓總是情有獨鐘啊。”

“不不不。”金響水連連搖頭,“厲先生,酒可以亂喝,話不可以亂說的,要是讓韓總的老公江副總知道了,我是一身清白都說不清的。”

“實際上,我能幫助韓總,是受人之托。”

“誰啊?”厲元朗提起了興致。

“金市長,是她讓我幫助韓總度過難關。”

厲元朗一是錯愕,“你是說金依夢。”

“是她。”金響水說道:“金市長拜托我的事情,我能不管嗎?要說韓總也不容易,剛來鏡雲市,誰都不認識,全靠自己一人打拚。一冇客源,二沒關係,挺著身孕去推銷產品,經常被人轟出來,在不就是放鴿子,說實話,我當時幫她的時候,她都快哭了。”

“做生意多難,尤其一個漂亮女人。不妨告訴你,我金某人要是不幫她,她都……”

“韓茵會怎麼樣?”厲元朗一著急,喊出了韓茵的名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