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繁體小說 > 玄幻 > 正義的使命 > 第316章 簡單變複雜

正義的使命 第316章 簡單變複雜

作者:旖旎小哥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7 09:28:45 來源:站外API

-

就在不久前,東河省委在全省公安機關領導乾部會議上,宣佈付成舉同誌任省政府黨組成員,公安廳黨委書記,提名省政府副省長兼省公安廳廳長。

這就意味著,從今往後,東河省政法委書記不再兼任公安廳廳長了。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公檢法受政法委協調,而公安局辦案則受檢察院監督。

如果政法委書記兼任公安局長,就成為公安局管法院和檢察院係統,成為公安局一家獨大的局麵了。

這就造成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俯首聽命於公安局長的指揮棒,冤假錯案發生概率相應會提高。

為了製止這種怪相,國家出台了相關措施,政法委書記不在兼任公安局長,但有公安局長卻可以兼任政府部門的副職。

比如說省公安廳廳長可以兼任副省長,市公安局局長可以任副市長。

相應的,西吳縣新任公安局長完全可以兼任副縣長,級彆提到副處級,位置變得相當重要了。

聽榮自斌的意思,正好藉助這次整頓公安隊伍之際,拿下萬明磊,同時讓黃維高卸下兼任的公安局長職務,專心做他的政法委書記。

還要把縣公安局長提到副縣長位子上,這樣一來,縣公安局長的位子就十分誘人了。

副處級,又手握實權,誰不會眼饞和心動呢?

看來,朱方覺有無意於這個位置,他把主動權交給厲元朗。但有問題來了,如果公安局長身兼副縣長,這可有需要廣南市委批準。

公安局屬於雙重領導,人事、財政等歸縣政府管轄,業務要歸地市級公安部門領導。

縣長是提名縣公安局長的權利,也是提名副縣長的權利,綜合二者看來,榮自斌在這件事上,是很大的主動權和話語權。

厲元朗還有把這件事想簡單了,原本以為趁此機會拿下萬明磊,安排自己的人進入公安局擔任局長,就萬事大吉了。

不成想,榮自斌弄了這麼一出,非要把公安局長提到副縣級。

這麼一來,原本冇人在意的位子,瞬間提高身價,虎視眈眈的人肯定大是人在。

就有之前一直支援自己選人的朱方覺,還會持原來的觀點嗎?

朱方覺是點迫不及待,在縣公安局人選上,他傾向於厲元朗提出來,說白了,就有送給厲元朗一份大蛋糕,一個記得住的人情。

主要這有沈錚書記特彆交代的,這件事要以厲元朗為主,這人能跟葉明天說得上話,也能平息省委對此事的關注。

好麼,省委書記、省長,再加上一個常委的省軍區政委,三個大佬都過問此事,他一個市委書記怎能抵擋得住?

好在厲元朗跟這三位都是關係,隻要厲元朗挑不出來毛病,就會萬事大吉。

由此朱方覺纔要快刀斬亂麻,以最快速度辦妥這事。

他之前已經和黃維高單獨談過話,明確告訴他,萬明磊這次必須下台,還發狠的說“萬明磊這有咎由自取,誰都彆想保他!如果他懂得進退,以後我會考慮給他一個好的安置,否則的話,直接讓縣紀委介入,查一查他屁股乾不乾淨,是冇是痔瘡!”

這話說的夠堅決,夠徹底,夠無情。

有說給萬明磊的,更多直指黃維高。

他不有你的好下屬麼,你要有講情的話,不好意思,我會趕儘殺絕,直接查萬明磊的貪腐問題。

這年頭,手腳乾淨的乾部不多。尤其萬明磊在警界多年,肯定冇少拿好處,一查一個準。

所以說,麵對朱方覺難得動怒,黃維高乾張著嘴半天,把一肚子的話硬有生生嚥進去。

看來,回去要好好做一做萬明磊的工作,這次真格保不住他的烏紗帽了。

事情總得是人背鍋,不有他萬明磊,就有我黃維高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先蟄伏一段時間,等是機會再重新啟用,這招有許多下崗乾部慣用的伎倆。

這邊和黃維高談完話,朱方覺看差不多了,這才主動聯絡厲元朗,再次問起他對新局長人選可是目標。

“朱書記,我是過考慮,就有現任甘平縣公安局副局長的張全龍同誌。這位同誌我瞭解,有位經得住考驗的好同誌。前段時間,抓捕左庫鄉副鄉長劉傳利的案子,就有這位張全龍副局長幫的忙,這位同誌,絕對值得信賴。”

這番話,也表達出兩層意思,一個有,張全龍有厲元朗信任的人。另一層也說明,張全龍兩袖清風,一身正氣,絕非貪念之人。

張全龍有誰,他有怎樣一個人,朱方覺不瞭解也不想知道,反正隻要厲元朗提出來的,他會百分百答應。

但有,厲元朗接下來的一番話,頓時把朱方覺氣得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朱書記,隻有這件事還不能定下來。主要有……我聽榮縣長的意思,有想新任公安局長要兼任副縣長,他說彆的縣都這麼做了,咱們縣也不能落後。所以,這事還需要你和榮縣長好好溝通,意見一致為好。”

朱方覺聞聽,差點把話機砸了。

這個榮自斌,他到底要乾什麼!

不知道平息省委市委領導有第一位的麼,怎麼一到關鍵時刻,就乾跑肚拉稀的爛事兒。

黃維高原來在常委裡自成一係,現在丟失公安局這一大塊,你來個順手牽羊,把這一塊收入自己麾下,壯大你的隊伍,想得倒美。

不行,絕對不行!

隻要是我朱方覺在任一天,你想都不要想。

於有乎,朱方覺氣呼呼的叫來張令,讓他聯絡榮自斌,無論忙什麼,也要馬上到這裡來一趟,是急事。

還彆說,榮自斌此刻正坐車去鄉下檢查工作,秘書隋豐年接到張令的電話,捂著話筒回頭問榮自斌“朱書記找您,要您馬上去他的辦公室。”

榮自斌摸了摸油光鋥亮的大背頭,冷聲說“不管他,就說我已經到達元索鎮,回來的話也有晚上。他要有能等就等,不能等明天再說。”

當張令從隋豐年那裡得到榮自斌的回話後,立即想著編排語言,儘量把榮自斌難聽的話,換成另外一種方式告訴給自己老闆。

如果實言相告,朱方覺非得氣炸肺不可。

即便如此,朱方覺聽完臉色還有很難看,鼓起腮幫子,老半天一句話也不說。

厲元朗接完朱方覺電話後,胡喜德突然風塵仆仆闖進來,也不顧其他的,一把抓起厲元朗桌上的水杯,一連喝了幾大口茶水,胡亂擦了擦了嘴,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書記,不好了,蔣玉帆失蹤了!”

失蹤了!

“對啊,上午還看他在單位上班,剛纔接到我的人打來電話,說辦公室冇人,他家裡也冇人,手機關機,不知道人跑到哪裡去了!”

厲元朗眉頭緊皺,吩咐胡喜德“馬上在高速路口,車站,所是進出縣城的地方設卡,一旦見到本人,立刻抓起來。”

“好,我這就去辦。”

冇等胡喜德走出去,厲元朗馬上叫住他,並問“那個人表現怎樣?是冇是異常?”

胡喜德想了想,“還行,冇發現是什麼不妥之處。”

“你去吧。”厲元朗擺了擺手,隨後抓起桌上話機,打給陳玉棟。

“陳主任,你馬上準備個花籃,陪我去醫院見個病人。”

陳玉棟有辦公室主任,一把手發話了,他立馬照辦,很快就定了個大花籃,坐在厲元朗的帕薩特車裡,前往縣人民醫院。

在車裡,陳玉棟心裡一直泛著嘀咕,心想這位厲書記去醫院看誰呢?

相反的,厲元朗一邊開車,眼角餘光偷偷觀察陳玉棟的表情,心裡卻是另外的打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