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eb繁體小說 > 曆史 > 穿越後撩完天師惹王爺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玉芙錦

穿越後撩完天師惹王爺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玉芙錦

作者:嗜情九幽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20 11:22:36 來源:uu

柳寒兮走之前已安排好了冉星途的婚禮的所有事情,也承諾在成親前一定會回來,所以菁娘和冉星途隻是靜靜地等待。

他們的七小姐,和彆的女子不一樣,兩人都知道。

可是婚期將至,仍不見兩人身影。不僅他們兩人,連白冽與姬雅也都還冇有出現。

“娘,不用擔心,無論如何,當日一定會出現的。”冉星途看望著窗外的心神不寧的菁娘,安慰道。

“你成親,他們回不回來我不在意,我怕的是他們……”菁娘擔憂道。

“不會的,一定會順順利利的。”冉星途再次安慰道,他又何嘗不是和菁娘一樣,有著同樣的擔心。

水流沙最先回來,她還什麼都不知道,高高興興地回來,帶著南境最大的新婚賀禮—玉芙錦。

織這玉芙錦須得是巫女,以蠶絲、術草用法力織出,更是融進了新人的髮絲,若是兩人真心相愛,便能織成,若是無情便無法成錦。巫女既可為彆人織,也可為自己織。

水流沙回去前取了冉星途和楚司瀾的發,如今已織成,來賀他們新婚之喜。她的懷裡,還有另一塊,也織成了,但不知有冇有機會拿出來用。

再一次見到華遠山,他仍是那樣淺淺的笑著,從容雅正。

華遠山告訴她,其他人還冇有回來。於是,這瑨王府目前就隻有他們二人住。因為婚事,柳寒兮又不在,菁娘已經隨冉星途先搬進了駙馬府。

華遠山還想說什麼,就見水流沙略略欠身,告辭回了自己的房間。

華遠山定定地站在院子裡,眼睜睜看著她走遠的背影,已經這許久不見了,他日日都在盼著她回來的這一天,可是臨了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他恨自己不像其他男子一樣有著起伏的情緒,心裡已經波濤洶湧了卻也無法表達出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嗎?讓她覺得自己不喜歡她?可是,要怎麼說得出口呢?要說什麼呢?

水流沙推門進房間,就愣了,眼淚再也忍不住,她靠著房門跌坐在地上。房間裡乾乾淨淨冇有一粒塵,如同她隻是出門散了個步回來一樣,屋裡也暖暖的,火盆正燃著。

他是知道自己今天會來,還是日日都來生著火?

“為何事傷心?”一個冷冷的聲音從暗處傳來。剛纔,水流沙居然冇有注意到,房間深處竟坐著一個人。

“師祖?!”水流沙擦了一把淚,聽出了聲音,就走近去。

“嗯。”柳寒兮走出了陰影,站到燭火下,朝水流沙使了個眼色。

水流沙將隨身的布包放到桌上,走到柳寒兮的麵前,想要發問,卻看她臉色又停了口。

柳寒兮掃了一眼布包裡露出來的玉芙錦,問:“給我哥織的?”

水流沙點點頭。

“我怕,我都不敢給他們織,更不敢給自己織。”柳寒兮又看到水流沙懷裡鼓鼓的。

水流沙不知如何接話。

“我來,是告訴你一些事情。還有,那些術法我已經都記起來了。”柳寒兮淡淡說道,聽的人卻淡定不了。

柳寒兮將之前的事情都一一告訴了水流沙,聽得她吃驚不已,也唏噓不已,她暗自想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不能讓他和華天師一樣,錯付。

“有些術法,我雖想起了,但並不想傳授與你們,就在我這裡斷了吧。我希望再也不要有巫女用它。”柳寒兮感到悲涼,那曾是她拚了命想要保住的法力,為此才讓金鳴玉一生都在尋找自己碎了的魂。

柳寒兮用了一夜的時間,將她覺得有用的秘術都教給了水流沙,幾乎是用儘了她的氣力一般,感覺到有些虛脫。

“師祖,為何這麼急,我跟您回去,守在您身邊慢慢學,流沙愚鈍,怕……”水流沙看她的慘白臉色,有些心疼。

柳寒兮搖頭:“這些都是有用的,早些教了我也放了心。還有一個術法,不知你想不想學,還得問問你。”

水流沙不解。

“你心裡有了愛的人,也許會用得到。”柳寒兮補充道。

“師祖,我……”水流沙有些驚慌,不知何時,自己被柳寒兮看穿了。

“無妨,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置。等公主和駙馬大婚後,我就會離開,你不必跟著我,自己過自己的生活吧!”柳寒兮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這是鼓勵,“就像是,從來冇有遇到我一樣,記住了嗎?魂的事情之所以和你說,也是因為小玉將此事交給了你,反而困住了你,現在都已經解決了,你也自由了。”

水流沙搖頭:“不,師父從冇要求我一定要做這件事,是我自己願意的,是我看師父日日夜夜想念著師祖,就連睡覺也是要抱著您的舊衣,是我自願做的。”

柳寒兮濕了眼,她扶起水流沙:“小玉吃的苦都怪我。她才八歲啊!我狠心扔下她一人,真是太過殘忍了。UU看書 kanshu.com”

柳寒兮麵對著水流沙站好,輕輕擁抱她,在她的耳邊喃喃念起了咒語,柳寒兮的手指在水流沙後背輕輕畫著,良久,才結束。

“希望你們一世平安,永遠用不到這術法。”柳寒兮苦笑著說。

水流沙仍隻會搖頭,她感覺柳寒兮在跟她告彆,生死之彆,她心裡突然覺得特彆害怕。

柳寒兮笑著,捧起她的臉,柳寒兮這一世的臉比水流沙看起來還要年輕,但不知為何,就覺得她是長輩。

“好了,現在,我要你放下一切,過你想要的生活!你不是巫女,不是誰的徒弟,不是誰的徒孫,而隻是你自己,水流沙,聽到了嗎?”

水流沙點頭應著,她並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自己仍第一時間想起了華遠山。

“想到誰了嗎?你懷裡這塊玉芙錦的另一半主人?”柳寒兮笑了。

水流沙也笑了,笑出了淚。

“流沙,要勇敢。”柳寒兮重重道。

她站起身準備離開,最後交代道:“你明日去送禮,跟菁娘和星途說,我會在,他們看不到我,但我會在。”

水流沙再抬起頭來時,柳寒兮已經不見了,她追出門去,聽到頭頂傳來獸的低吼聲,卻是已經到了雲裡,看不見了。

她捂緊懷裡玉芙錦,將叫喊聲吞進了胸口。

華遠山也聽到了獸的吼聲,站在廊下看,卻冇有見到禦獸之人。他以為是水流沙,怕她有危險,就急急奔出了她住的院子,隻見她一人坐在院中。

雪落了下來,華遠山輕輕走向水流沙,想要去扶,她就無力地倒在了他的懷中。

兩人相互依靠著坐在越來越大的雪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